苏格兰vs捷克

產品目錄

聯係方式

聯係人:業務部
電話:0579-0170976
郵箱:service@lvguanghouse.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汽車業海外並購進入“國家意誌”時代

編輯:金華苏格兰vs捷克電氣設備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汽車業海外並購進入“國家意誌”時代
銀行資金或許取代龐大集團,成為收購薩博汽車的主要投資方。近日,薩博收購案再度傳出了最新進展,國內一家銀行將聯手青年汽車,為薩博汽車提供重組資金。這也意味著,國內的非汽車產業資金將直接介入在本次收購案。這也是今年繼收購日產、本田部分股份之後,國內資本第三次介入海外汽車產業的收購。

就在消息傳出之前,王岐山副總理於本月初在六省市進出口形勢座談會上強調,要加大重點零部件的海外並購,抓住當前時機“走出去”,收購國外的關鍵設備及零部件製造企業、專利技術和品牌。

各路資本的積極介入,以及政策的暖風,讓並購海外汽車產業邁入了全新的階段。分析人士指出,汽車產業的海外並購,隨著政策以及各路資金的配合,已經從當初的個別企業需求拓展,邁入了全新的2.0時代,這也傳達出了海外並購背後的國家意誌。

銀行資金介入薩博收購案

作為收購薩博汽車的始作俑者,龐大集團或許無法想象會出現這樣的局麵。由於通用汽車的強力阻止,龐大或許將不得不“被”退出整個收購案。

12月6日,龐大集團發布公告稱,瑞典汽車於12月5日(歐洲中部時間)發布公告,宣布正與青年汽車及一家來自中國的銀行商談投資瑞典汽車的方案,方案內容包括一個短期的解決方案以使薩博汽車能夠支付11月份的工資並繼續重組。商談的結果仍不確定。任何可能的交易將取決於利益相關方批準中國某銀行加入並購案的可能。

這也意味著,來自中國銀行業的資金,已經正式進入了收購薩博汽車的視野。根據國內消息人士透露,新方案中,是來自中國銀行旗下的中銀集團投資有限公司介入,將持有薩博29.9%的股份,青年汽車持有19.9%,瑞典汽車依舊持有50.1%的股份。而此次中銀投資角色類似於PE,不會直接參與企業經營,主要提供資金。

此前,仍然擁有薩博優先股權的通用公司以不符合股東利益為由,拒絕了青年蓮花和龐大集團收購薩博100%股權的計劃。雖然此後“雙龐”多次修改了收購計劃,包括對調兩家公司的股權比例,但仍舊沒有獲得通用的放行。

汽車分析師張誌勇認為,收購薩博已經不止是“雙龐”的問題,而是整個中國汽車行業的問題。從整個中國汽車行業來看,收購薩博是誌在必得的。對於中國企業來說,經過二三十年發展曆程,在核心技術方麵仍然沒有取得關鍵性突破。現在是中國企業通過收購來實現技術突破的一個好的時機,所以不管方案怎樣去變,股權比例怎樣去變,中國還是一直在調整收購方案,以爭取將薩博收入囊中。

國內資本活躍海外汽車投資

其實,銀行資金進入海外汽車產業的股權收購並非首次,在此次薩博收購案之前,國內一家名為SSBT OD05(全稱為“SSBT OD05綜合賬戶協議客戶”)的基金,就曾大量購入日本兩家汽車企業的股份。

其中,9月底,該基金陸續購入了本田汽車2.12%的股權,目前占股在本田汽車的各大股東中排名第七。而今年3月底,該基金還購入了日產汽車1.17%的優先股,價值5282萬美元,躋身為日產汽車第9大股東。

據了解,該基金由主權財富基金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CIC投資,而CIC公司則是經中國國務院批準設立,專門從事外匯資金投資管理業務的國有獨資公司。

“其實我國現在的外匯儲備非常多,現在怎樣提高它們的利用率,已經成為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海外投資是外匯儲備增長到一定程度必然要采取的措施,就像當初日本外匯儲備成為世界第一以後,向海外投資一樣。如今中國企業通過參股、控股、全麵收購等多種多樣的方式參與海外投資,總體來說這都是針對中國經濟狀況。”張誌勇表示,這樣具有政府背景的基金投入海外汽車行業,與此次中方銀行資金的加入一樣,揭示出政府在強化汽車行業海外並購。

汽車分析師賈新光也表示,國內資本頻頻現身海外投資對國內汽車業肯定有好處,一個是促使中國企業走入世界,另一個是能獲得國外的資金、技術和市場。

零部件企業並購風起雲湧

除了國內各路資金進入海外汽車整車企業的股權投資,國內主要零部件企業也加大了海外並購的力度。本月初,國家副總理王岐山在考察重工企業時指出:“抓住當前時機走出去,收購國外的關鍵設備及零部件製造企業、專利技術和品牌。”

今年7月,重慶輕紡集團以6800萬歐元完成對德國車配老大薩固密集團的並購,從而一舉獲得了汽車密封件行業的核心技術。薩固密具有與整車廠同步開發配套新產品的能力,重慶輕紡集團完成收購之後,實現81項專利申報,並在多個國家進行了注冊,其中有6項世界領先技術,尤其是無斷頭密封條及輕型熱塑骨架技術,領先全球同行3年以上。

而不久前,“中德汽車零部件並購第一案”則在寧波上演。均勝集團以超過10億人民幣的價格,收購德國普瑞74.9%的股份。目前,法律程序和並購交割都已經完成,雙方將正式組成一家年銷售額超過60億元人民幣的汽車電子產品企業。

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選擇海外並購,利用對方的技術和市場優勢,實現自身的轉型與發展。根據國家工信部的數據,今年以來,我國汽車零部件產品出口額達到92.9億美元,同比增長21.66%。並且汽車零部件產品出口向技術含量較高的產品轉移的趨勢明顯。

有分析指出,海外並購在汽車零部件生產技術提升上起到了較大的作用,因此我國汽車零部件不論出口數量還是質量都有了大幅提升。“目前,國內企業購買汽車零部件的企業非常多,而且也通過收購取得了不錯的技術資源,這些零部件企業並購應該說是對國內企業實施海外並購起到較好的範例。”賈新光表示。

整合比並購更為重要

中國資本雖然融入海外並購,將給汽車產業帶來許多機遇,但麵對的挑戰也相伴而隨。首先,國內企業並購麵臨的門檻較高,許多計劃都止步於談判階段。

張誌勇認為,中國加大汽車產業的海外投資,必然會遭到部分阻力。在薩博收購案中,通用的阻撓也不簡簡單單是企業問題。雖然從汽車零配件、供貨商渠道、核心技術通用和薩博還有一個五年的合作期,而這些技術和上海通用有所重疊。但可能隻是一個表麵的淺層次的原因,關鍵是大國對中國崛起的不適應,以及采取遏製戰略具體化的表現。

從中國汽車企業出海並購的經驗看,國內企業失敗多成功少,在“雙龐”接觸薩博之前,華泰就曾與薩博經曆一番“閃婚閃離”。因為並購案背後,不僅涉及雙方企業、經銷商、員工利益,還牽涉到兩個國家,乃至於第三方企業和國家的利益。

在收購薩博的方案中,通用汽車作為老東家和技術提供者,就能出來左右大局。可見海外並購要獲得多方同意,必然需要經曆艱難的過程。

其次,海外並購之後,將投資轉化為收益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從整個汽車行業的角度來看,海外並購最主要的價值應該在於收獲對方車企先進技術。

賈新光也認為,“不是說投資就一定能改變汽車產業的弱勢,因為首先汽車企業要能夠進行整合、消化和吸收,把資源都利用起來,不是說買了外國企業,就能提升中國汽車產業。”



上一條:《汽車社會》連載五:空氣質量與排氣管數量的較量 下一條:平安城市網絡視頻監控工程分析